卖安利的小火柴。
文笔渣=文盲。
如今欧美国产通吃。

【镇魂】【巍澜】长情 第七章(2)

原著向 特调处搬到大学路9号之后的各种日常 基本是小甜饼 随机掉落特调处日常。有主线 争取中篇完结。
文笔渣,OOC预警。

前文第一章:(1)(2)

第二章:(1)(2)

第三章 (1)(2)

第四章 (1)(2)(3)

第五章 (1)(2)

第六章(1)(2)

第七章 (1)

PS:今天写完的梦想并没有实现。

第七章 (2)

黎俪被沈巍摔在地上。她是个长相甜美的姑娘,一副柔柔弱弱人畜无害的样子,只可惜一双眼眸满是猩红。她环顾四周,发现了睡在一旁沙发上魂魄状态下的方思雨。她挣扎着站起身,想要走过去,便被赵云澜拦了下来。

“山圣请放心,我现在被你和鬼王擒住,又怎么可能胆敢造次?我就是想看看她。”

“你可曾后悔?”赵云澜仍然不肯让她通过。

“后悔又能怎样?做了就是做了,这世上又没有可以改变过去的后悔药。事已至此,我就算痛哭流涕,跪下来求她原谅我,都没有意义。我这个人可能天生就是个坏人,只是一直骗自己有副好心肠罢了。我不想害她,只不过谁让她身上的生气太过于鲜活,混沌之气非要她不可。”黎俪伸出右手,一团混沌之气如同火焰般在她的掌心上漂浮,“我也不想骗她,但善意的谎言可比残酷的真相好多了,说我故意害她,还不如让她相信我也是受害者,她所幸救了我呢。”

“不要再找借口了。”赵云澜目光渐冷,他话音刚落,黎俪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得她不能动弹,“你不配。”

“我是不配。可山圣啊,我不过是一颗棋子。我今天的种种,都是你种下的因,结成的果。你和鬼王建立新大封,让这世间一片祥和。可鬼族随着鬼王成圣化作清风细雨,原本的替罪羊没了,那些隐藏在阴暗处的势力便再也无法肆无忌惮。他们放出之前留存的混沌,只不过是他们为了达到目的的障眼法罢了。”黎俪回身看向沈巍,“鬼王留我一条性命就是想知道这股势力的源头在哪里吧。只可惜,我回答不了你了。”

只见黎俪全身的混沌之力猛然爆发,化作一只鬼手朝方思雨扑去。赵云澜右手结印,划成一道结界,想要挡住攻击。但这只鬼手只是在他面前虚晃一下,反而转向攻击瞬步到黎俪身后,正扣住她肩膀的沈巍。

“小巍。”赵云澜唤了一声,提醒沈巍。沈巍也察觉到了她的意图,但还是躲闪不及,被鬼手击中胸膛。在鬼圣面前,她的力量无疑是蚍蜉撼树。但两股力量的碰撞激发了沈巍体内混沌的护主本能,在沈巍能做任何举动之前,便吞噬了黎俪体内所有的力量。

黎俪跌坐在地上,身体开始化作灰烬,在最后的一瞬,她望了一眼方思雨,然后消散了。

方思雨依然睡得香甜,全然不觉。

赵云澜收起结界,立刻过去扶住沈巍,虽然明知道他并无大碍,但还是问道:“没事吧?”刚刚将混沌重新收回体内的沈巍脸色并不太好,他用另一只手覆上赵云澜握在他手臂上的手,轻轻地拍了拍。

“我没事。只不过,她这条线索怕是彻底断了。”沈巍突然想起了什么,“我先去看看她妈妈。这里交给你了。”说罢,就隐了身影。

赵云澜低下身,伸掌收起黎俪在这世间最后留下的痕迹。转瞬间,他便立于断崖之上,脚下是茫茫大海。晨风吹拂之下,他伸手将她扬向天际,一轮朝阳正照耀。

祝红正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特调处这两天为了这个案子,已经连轴转两个通宵了。另一边郭长城整个人缩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得正香,身上还盖着老楚的外套。老楚坐在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大庆的美食杂志,也看不出来是否真的在读。大庆躺在窗台上,黑黝黝的肚皮朝天,睡得像只柯基犬。赵云澜回来就看到这样一幅情景。

“嘿嘿嘿!起来了,你们这身体不行啊!才熬了两宿就这德行,下次团建就跟我一起回昆仑进行野外训练,我也好体验一次公费回家探亲。”他开始分发手中的早餐,“小郭,这是给你的豆腐脑。祝红,给你鸡蛋饼。这是老楚的老鸭粉丝。林静守灵,不能吃。汪徵和桑赞等他们回来上柱香就行。老李进门的时候已经给了。应该不差了。”

“赵云澜,我的呢?”大庆从窗台上爬下来,幽幽地开口问。

“这大清早哪有卖猫食的,你就凑合凑合减个肥。不行就和小米一起吃一口,反正猫粮狗粮在我看来味道都差不多。”赵云澜装得一副认真的样子。

大庆作势就要扑他,只见赵云澜从手中变出一包干炸小鱼干,直接甩到大庆面前:“说了你就信。我特意去早市买的,感动么?”

大庆哼了一声,叼起来摇摇晃晃地跑远了。赵云澜破天荒地没有着急跑回自己的办公室躺着,只是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属下吃饭。

“老大,你怎么突然这么好?黄鼠狼给鸡拜年,一定没好事。”祝红啃着手里的鸡蛋饼问道,另一旁的郭长城下意识地跟着点头。

赵云澜噗嗤一声笑了:“我在你们心中就那么渣吗?”

“你不渣,你是贱。”祝红脑海中浮现了两个字,但她只说了第一个。

“哎,你怎么一天就知道没大没小?!我这是对你们好,体恤下属,知不知道?算了算了懒得理你。”赵云澜觉得要这么继续和祝红抬杠,只怕她嘴里又会蹦出什么不能深入解析的话,他换了话题,“你们沈老师回来了么?”

“我哪知道啊,一天别在他裤腰带上的又不是我。”

赵云澜用手指了祝红好几下,还是什么都没说,瞪了她一眼,转身上了楼。

“红姐,你好man啊!敢和赵处这么说话。”小郭捧着自己的豆腐脑,向祝红表达他的敬意。

“谁让他有把柄在我手里。”祝红笑得很内涵,然后继续开心地啃着她的鸡蛋饼。



评论(3)

热度(35)

© 明月回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