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安利的小火柴。
文笔渣=文盲。
如今欧美国产通吃。

【蔺苏】鹧鸪天

  @一枚机智的虾仁  @云梦无泽 说好的自给自足的粮。

大粗粮混玻璃碴子,凑合吃,但请务必吃到最后_(:з」∠)_

==========================================

凛冬岁寒,腊梅傲雪。

琅琊阁内,佛手香燃。

【阁主,山下又来人送东西了。】一位侍从入阁,将消息告知伏于案上的阁主。

【知道了。】蔺晨连头都没抬,继续手头上的卷宗。【照常入库即可。】

他顿了顿,再次开口。【等会我要去见长苏,命厨房准备些吃食。】

屋内的火炉燃得正旺,待侍从告退,蔺晨执起温在炉边的杨梅酒,一饮为尽。

【八年了——他却还是不死心。】


壹。

 一叶乌篷船正在缓缓地驶往江左盟。梅长苏从梦中转醒,竟不知身处何方。

【醒了啊,来吃药,一直给你温着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宛如一股清流,抚平他内心的怅然。梅长苏看着满脸笑容的蔺晨,恍若隔世。

见他出神,蔺晨伸手轻轻地拉了拉梅长苏半解的长发,【想什么呢呀?】

【想——】梅长苏一时语塞,自己大仇已报,夙愿已了,大梁江山也已安然,那人立于宝殿之上定无后顾之忧。

一时间他不知还有何所求。

恍惚之间,脑海中浮现眼前这男子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我不认识林殊,我千方百计让他活下来的朋友,不叫林殊。】

【想你。】他答道,双眸含笑。


贰。

【他拿了飞流少爷。】

【怎样?】

【还说若阁主还是不见,就把飞流带回京城赐个一官半职,留在身边。】

蔺晨起身,一袭白衣清雅,丝毫看不出刚刚的失态。

【该来的终归要来,不过谁敢打我小飞流的主意!】

而另一厢,飞流薄唇紧闭,双手反绑坐在椅上,全身无半点气力。他瞪着坐在对面的男子,眸中满是愤怒与不解。而这男子彷若丝毫不觉,只是安静地坐在对面,若有所思。

【蒙大将军大驾到我这江湖草阁。】人未至,声已到,一道白影转瞬立于男子面前,【若有事相询,本阁自会奉答。但拿下我琅琊中人又是何意?】

大梁国蒙挚大将军神色不变,开口道:【阁主明知我所来何事。不使些手段,只怕我见不到阁主。既然大家心知肚明,可否请阁主明人不说暗话。】

【前尘恩怨,过往云烟。故人既然已经放下,你们又为何强求?在这琅琊阁内只有江湖人,并无林殊。】知道否认已是徒劳,蔺晨索性直截了当。

【今日若见不到人,我定不会走。】蒙挚耍起无赖,往椅背上一靠,【我无钱无婚配,最不缺的是时间。都等了三年,再等一阵又何妨。而且——我赌你瞒不过他。】

蔺晨没有回应,反而不怒反笑,转身走向从在他跨入大门开始,脸上便从愤怒转变为委屈的飞流,【飞流,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让也太伤我心了,你可怎么保护你的苏哥哥呀?】

【......】

【索性就多绑一阵吧。】再看到飞流露出不能更委屈的表情后,蔺晨满意地伸手替他解开了。

【去告诉你苏哥哥我们要过去。】飞流点点头,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视线之内。

蔺晨转身看向蒙挚,眼里藏着看不出的情绪。

【请。】

两人行至琅琊阁深处,一座小院隐藏在葱绿斑驳之中。蔺晨正要推开院门,院内的人却比他更急着开,扯得他一个踉跄。他有些心慌,却掩饰起来。

【小殊!】

坐在轮椅中的青年比当年更加瘦弱,满头青丝竟已斑白。

【蒙大哥,别来无恙。】梅长苏一袭墨色长袍,在这暮春时节,竟显得有些单薄。


蒙挚与梅长苏促膝长谈到三更,而蔺晨喝了一夜的酒直至天亮。

三日后。

【承蒙圣上厚爱,但长苏不会回去。】梅长苏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予蒙挚,【还请蒙大哥代为转交。】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便不再强求。但京城永远都是你的家。我们都在等你。】蒙挚跃上马,收紧缰绳,却舍不得离开。

【我的家在这里。】梅长苏别有深意地转身望向琅琊阁。他的阁主这几日好像躲起来了,可人虽躲了起来,可每天的汤药却总是准时送进别院。

【那好,小殊,后会有期。】

【蒙大哥,后会有期。】

蒙挚猛扯缰绳,一记鞭子疾驰而去。谁心里都明白,山长水阔,后会无期。


三。

夜半更鼓响。

梅长苏倚在软榻之上漫不经心地剪着案上的明烛,听着屋内的火炉燃烧,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你是故意的。】门开了又合,人却还站在那里等着身上的凉气散去。

【为什么要躲起来?】

【我身上不是凉么。】

【明知我问的不是这个。】

【长苏,我——】蔺晨将软榻上的狐裘披到梅长苏的身上,沉默片刻。【我终究还是怕了的。对不起。】

梅长苏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蔺晨,直至蔺晨抬眸与他对望。

【蔺晨,别怕。】窗外月光如洗,梅长苏伸出自己瘦骨嶙嶙的双手握住他的,【我哪里也不会去。】

蔺晨的指尖缠上他的。

【你是我的故土。】


终。

蔺大阁主左手提着准备好的吃食,右手挂着壶清酿进了别院,身后的飞流提着个包裹紧紧跟着。院内几数白梅,落了一层薄雪,却是有点清冷。

【长苏,我来了。小飞流还是非常不愿意来,不过他怎么能斗得过我。不过这几年追上他也是不如从前那般容易。你应该多托些梦给他,让他对我恭敬些。】

蔺晨面前是一座孤坟。

【还有,那个萧景琰今年又送了一堆的药材与兽皮。你说都这么多年了,其实他心里早就明白你不可能还在,只怕权当是寄托心安罢了,假装只要继续这样每年往琅琊阁送,你就还没走。不过我有什么好嘲笑他的,我不也是没事就来这,当你还在么?倒是你这薄情鬼,也不肯入梦。】蔺晨把酒菜摆好,就直接坐在坟前,抵着石碑,触摸着石碑上的那三个字,缱倦温柔。

飞流默然站在蔺晨身边,似懂非懂。

 若叫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评论(16)

热度(40)

© 明月回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