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安利的小火柴。
文笔渣=文盲。
如今欧美国产通吃。

【Star Trek】【TOS】【Spones】Never say never凡事无绝对 1

这篇脑洞本来是打算在SY礼物季送给 亲爱的@咦?这个红色按钮是干嘛的? 桃子的,但这个计划赶不上变化,咳咳。

先更段存稿,方便桃子催稿><

CP:TOS/Spones

内容要求:

老骨头又遇到了镜像!Spock,但是这次他的Spock和他在一起

分级:G

============================================

Chapel护士站在会议室门前。

她有些犹豫不决,但似乎只有正在里面工作的Spock才能解决近几日来深深困扰她的事情。

Spock不仅仅是舰桥上的大副,作为进取号的科学官,他还要负责舰上所有人事调动及能力审核。

这件事只能由他来做。Chapel鼓起勇气按下了门外悬挂的通讯器。

“Spock先生,我是Chapel护士,请允许我向你汇报一件事。”直到这一刻她都无法确定自己的行为到底是否正确。

“请进。”坐在电脑前审核科学报告的Spock开口回应。

门开了又合。

Chapel面对自己曾经心动过的瓦肯男子仍会有些尴尬。这几年间的共事使她明白了Spock是她无法触及的憧憬。大多数的舰员认为他是个严厉刻薄的上级,与宽厚体恤,令人心悦诚服的Kirk舰长恰恰相反,但Chapel是少数几个持不同观点的人。她相信Spock拥有近似于人类的情感,只是他从不外露给旁人。

“我想请您找McCoy医生谈谈。”Chapel并没有坐下,只是立在Spock身侧,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他怎么了?”Spock暂时停下电脑上的工作,抬头望向Chapel,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有什么东西困扰着他。他最近这周很暴躁,我怀疑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再多的咖啡也掩饰不了他的疲惫与黑眼圈。我试图与他沟通,而他对我的劝告置若罔闻,什么都不肯透露。”

“他的工作效率是否因为此事受到影响?”听完Chapel对McCoy医生的担忧,Spock追问了一个Chapel意想不到的问题。

“Spock先生,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如果McCoy医生的工作效率并没有受到精神状态的影响,那么我也没有立场向舰长建议即刻撤销他首席医官的职位,更没有限制他的个人作息的权力。他有他的自由。”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Chapel没有料到Spock只关心进取号的首席医官,而不是McCoy本人。她甚至有些愤怒,“除了医疗港内出现越来越多不恰当的词汇外,McCoy医生总是完美地完成每日的工作,Spock先生您不必担心。请允许我为我的判断失误道歉。”

“你不必道歉,了解每位舰员的动态是我的职责。尽管你对McCoy医生的工作状态做出了正面评价,但我无法全盘接受。我会亲自审核确认以做出判断。”

“我明白了,请您允许我回去工作。”Chapel觉得来找他是个完全的错误。

“我需要你的保证,保证你不会将我的调查意图透漏给McCoy医生,”Spock停顿了一下,“我想我不需要向你重申星联章程。”

“遵命,长官。”Chapel稳住自己的情绪,在转身走出会议室的前一瞬停下来,背对着他开口,“Spock先生,我认为McCoy医生对您的评价无比中肯。”

“我可以问是什么样的评价么?”

“别要求太多,他是个瓦肯人。”Chapel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挑眉的Spock坐在原地。


Spock有条不紊地处理好剩下的事务,用电脑将明日的排班传送至各部门。他算了算时间,此时McCoy正处于轮休状态,不过McCoy多半会前往舰桥与舰长Kirk进行一种人类间的情感交流活动——聊天。Spock最初无法从McCoy的这种行为中分析出任何逻辑性,毕竟McCoy每日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观察与分析Kirk的精神状态。不过他倒是不会忘记当他向McCoy提出“你将工作带到休息时间的行为是不恰当的”的观点时,一脸不耐的McCoy给他的回答。

“在人类的世界,我们可以与一起工作的人成为朋友。而且,人类在休息时会想和朋友待在一起,这点与根本没有朋友的瓦肯人不同。”

为了寻找McCoy,Spock前往舰桥。在电梯门开启的一瞬间,Spock发现McCoy和舰长并不在这里,轮机长Scott接管了进取号的指挥权,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Scott转身告诉Spock,Kirk舰长和McCoy医生在标准时30分钟前一起离开了舰桥共同商议事务。Spock稍作分析,判断他们在舰长舱房的概率高于93.74%,于是他命令Scott继续留在舰桥上,便即刻前往舰长舱。可还未等到他在舱门前开口请求入内,舱内的争吵声便传入他三倍听力的尖耳朵。

“Bones!你需要把这件事告诉Spock!”Kirk似乎很激动。

“这与他无关!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且我们并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这件事上。”McCoy开口。

“这怎么可能是你自己的事情?这是我们大家的事情!说实话,你为什么要拒绝?若是进取号上有什么人可以解决你的问题,那一定是Spock!若不找他,你要怎么解决你的睡眠问题?还继续天天晚上吞镇定剂么?”

“Jim,别逼我。”

“舰长,我可以进来么?”Spock的声音传入门内,舱内的两人瞬间沉默。

“请进。”

Spock背手站在了两人面前,沉默不语地用考究的眼神望着他们。Kirk与McCoy都明白他在等待一个解释。

“Spock,你来得正好。McCoy医生在例行体检中发现我们的舰员全体被一种致命的宇宙寄生虫感染,我需要你与他一起合作,找到治疗方案。详情McCoy医生会告诉你。”Kirk稍微停顿了一下,看着McCoy继续道,“此外,他有件事情需要和你谈谈。”

“Jim!”

“很抱歉,Bones。但请不要逼我以舰长的身份命令你。”

“你——”McCoy的怒容在Kirk诚恳的注视下软化消失,最终他一脸不耐地给了Kirk一个标准的骨式白眼,“好吧,服了你了,我认输。”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将事情娓娓道来。

“大概从一周前,我开始出现幻听,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你在哪?我要找到你。最初只是不定时出现,但随后情况愈演愈烈,吵得我根本无法正常休息。我给自己做了完整的脑部检查,很快便排除了疾病的可能性。我又深入调查,便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性。”

“是什么?“

“瓦肯精神链接。”

“这并不可能。自我们融合后,我从未——“

“不是你,而是另一个你。”McCoy打断了Spock的话。

“镜像中的我?”

“没错,长着胡子的你。”McCoy不忘挖苦,“而且他告诉我,他是这场寄生虫事件的始作俑者。”

“你回应了。”Spock并不是在询问,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虽然瓦肯人有超强的精神链接能力,但跨越宇宙次元的再次链接若没有对方心甘情愿的回应是不可能实现的;就像是新纪元前地球上的通讯设备电话一样,若是要与他人进一步地交流便需要对方拿起话筒。

“我承认我鲁莽地回应了,都是我的错。但无论我是否回应他,这些寄生虫都会盘踞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这才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么?”McCoy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所以,他的目的是?”Spock知道瓦肯人所有的行为都出于逻辑判断,镜像中的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我不知道,他没说。他让我尽管去查,尽管尝试治疗,不过——他说他一定会赢。”

Spock只是一如往常地挑了挑眉,陷入了思考之中,而McCoy似乎也没有将话题继续下去的意图,只是下意识地去抚摸自己手上的戒指。

“所以,在你们两人合作破解之法时,我会和舰队联络,请求派遣一只医疗小组协助。很明显这种寄生虫具有传染性。在我们控制住它们前,我们必须远离任何星站或是殖民地,”Kirk接过话题,吩咐似乎各怀心事的大副与首席医官,“不管镜像中Spock有什么目的,我们得做好准备。”


一离开Kirk的舱房,McCoy便一直和Spock在医疗港内忙碌地做着各种各样的数据分析。他们的前期测试检测出了这些微型寄生虫寄居于宿主的血管中,可并不会引起宿主身体上的不适。可一旦个体死亡,尸体会瞬间融入寄主血液使其凝固,任何已知的治疗手段都无法挽回他们的生命,而最关键的一点——它们的生命周期似乎十分短暂。

所以当Kirk在Spock的呼叫下来到医疗港时,他没有看到McCoy。Spock正一人站在工作台前校准数据分析器。

“Bones怎么了?”Kirk开口询问。

“他在休息。在1.2个标准日的不间断的高强度工作下,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继续工作。”Spock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甚至连头都没有抬。

“等等...他累垮了?”

“由于他第三次尝试使用兴奋剂保持清醒,于是我采取了必要的行动。”

“就是?”

“瓦肯精神掐。”

“我倒是可以想象。”Kirk一边想象着那幅场景,一边在思考等会要怎么安抚自己那位脾气暴躁的好医生。他决定切入主题,“好吧。Spock,我想你已经有结论了?”

“是的,舰长。我们活不了太久了。”

Kirk脸色一沉,继续问道:“我们还有多久?”

“我们...还有2.27个标准日。至多。”Spock语气平淡,如同谈论别人的生死,“我们没法阻止这些虫子死亡,但或许我们可以合成药剂,在它们死亡的瞬间将尸体中和。我会继续寻找中和剂的可能性。不过,我认为是时候通知全体舰员了。”

“我知道了。”Kirk明白自己身为舰长的职责:即使他们尚未彻底陷入绝境,但他必须将这则死亡讯息告知舰上430位舰员。他本想多向Spock交代几句,但话到嘴边却只说出了四个字,“继续尝试。”

“是的,长官。”Spock微微颔首。

“我不同意。”McCoy的声音从两人背后响起,“在没有首席医疗官的认同的情况下,宪法级星舰的舰长不可以向全舰通报任何‘疾病死亡预警’。这写在舰队章程里。”

Kirk与Spock回头看着他。他脸色发白,倚在门旁,瓦肯精神掐造成的眩晕感似乎影响了他的平衡。Kirk赶紧走到他身旁,扶他坐在工作台旁的椅子上,Spock站在原地,似乎若有所思。

“Bones,他们有权知道,我们不能这样瞒着他们。”Kirk不理解明明应该最支持这件事的McCoy为何一反常态。“你需要给我一个正当的理由。”

“我没有,”McCoy反手抓住了Kirk的手臂,“Jim,你相信我么?”

“全心全意。”“那么请给我一些时间,我需要时间。”“但是,你需要更多的人手来帮你——”Kirk并不理解McCoy这样做的原因。进取号的舰员都是军人,从踏上进取号开始,他们就做好了随时为了任务牺牲生命的准备。McCoy清楚地了解这一切,所以Kirk知道,舰员的情绪波动并不是McCoy阻止这一切的理由。

“舰长。我建议再给McCoy医生一段时间。”Spock竟然站在了McCoy这边。

“Spock?”Kirk没想到自己的大副会有与医生统一战线的一天。

“我相信McCoy医生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而你也的确不能在没有首席医官许可的情况下向全舰通报。”

Kirk没有说话,似有深意看着Spock。

“请您相信McCoy医生。”Spock再次重复。“请再给我们一个标准日。”

“Spock,我能问你个问题么?”站在Spock身旁等待着中和剂测试结果的McCoy开口问道。

“什么?”Spock并不习惯对自己这样‘温和’的McCoy,毕竟他与自己对话时从来都是话中带刺。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Spock的语调从来都让人听不出情绪,McCoy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明知故问。

“为什么要替我说话?根据你正常的瓦肯逻辑,你绝对不会赞同我,”McCoy停顿了一下,“甚至可以说....帮助我。”

“医生,在你的观念中,我不理解人类的情感以及因此引发的各种行为。而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无法理解人类的情绪。然而,我可以通过人类的行为模式来推断你们对事情的态度。这也是某种逻辑推理。”

“所以?”

“以我对你行为模式的分析,你绝不会阻止舰长进行全舰通告。”

“你错了——”McCoy有些慌张,但他稳住情绪,不再言语。他有些后悔向Spock提起这个话题,可常年来对Spock直来直往的交流方式使McCoy潜意识中想证明什么。

“你知道我没错。”Spock见McCoy并不回应,继续道,“我认识的McCoy医生——如果使用人类的形容词——是一个情感丰富,易怒,护短甚至还有些刻薄的人类。可以说,你身上有着人类性格中的各种缺陷,可我不得不承认你拥有极少数人类才具有的善良与包容。作为进取号的首席医官,你其实做了更多。”Spock注视着McCoy,不由得想起Chapel护士的质问。

他是个瓦肯,可他从不怀疑McCoy,他也无意与他人分享这个想法。

“从你口中听到这种话,真的...很...非常令人吃惊。”McCoy万万没想到会从Spock那里听到这样的评价。

“认真照顾每一位舰员的你绝对不会扮演上帝。我相信你。”

“你又怎么知道——”McCoy仿佛又看到那个躺在病床上的老人,他深入骨血的悔恨,“你又怎么会理解——”

“我知道,医生。”Spock伸出右手,似乎想尝试碰触McCoy的脸庞,“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你反对通告全舰的真正理由么?

“别又想钻进我的脑子里。”McCoy为了躲开,即刻向后退了一步。

“我不会在对方不同意的情况下与其精神融合。不过,无论发生什么,请你不要被他迷惑,瓦肯人的精神力量是远远超越你的承受范围的。”Spock意有所指,他收回了自己的手,背在身后紧紧握拳。

“我想我需要来一针,我快撑不住了。”McCoy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转身逃进了医疗港内自己的休息室。

评论(2)

热度(16)

© 明月回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