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安利的小火柴。
文笔渣=文盲。
如今欧美国产通吃。

【镇魂】【巍澜】长情 第二章(1)

原著向 特调处搬到大学路9号之后的各种日常 基本是小甜饼 随机掉落特调处日常。有主线 争取中篇完结。
文笔渣,OOC预警。

前文第一章:(1)(2)

第二章

阮诗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作为一个每天只想混吃等死的“优秀”大学生,要不是今晚的讲座必须签到,她多半就会躺在床上刷一晚小视频。虽然沈教授长得是真好看,但如玉的样貌总少了那么一丝人间的烟火气。她和同学讨论过,这样的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真要是交往了,真怕缠绵之际自己突然哭泣,觉得玷污了圣神。她一边抄板书,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个走神就抄错了行。她坐在倒数第二排,周围都是些像她这样被迫出现或是迟到的学生。她看了一圈,大半都不认识。只有最后一排隔了两个座位紧贴墙边坐着的方思雨和她一个班,她正低着头写着什么。阮诗沁一点一点的从长椅上蹭过去,转头想向她借个涂改笔。她一抬头,就看到方思雨双目无瞳,一片血红,可手上依然写个不停。阮诗沁用力眨了眨眼,可眼前的画面一点没有变化,而这时方思雨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存在,抬头对她微笑,压低音量说了句:“怎么了?”

一声尖叫瞬间响彻整个讲堂。阮诗沁本来就怕鬼,连灵异第六感这种温馨治愈的鬼片都能把她吓得嗷嗷大哭,这种面对面的刺激直接触发了她的重启装置——晕倒。

沈巍在尖叫响起的瞬间就锁定了阮诗沁的位置,而方思雨的样子也正好撞进他的视线。她立即察觉到了不妥,眼中血色褪去,双眸归位,有些惊慌失措地看着阮诗沁。见她晕倒之后,她满脸歉意,沈巍看她的口型,似乎是说了一句“对不起”。

讲堂里瞬间就炸了锅,大家没弄明白阮诗沁是怎么晕过去,好奇地望过来。沈巍快步上前,挡住了学生的视线。他抱起阮诗沁,抬眼望向方思雨。她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情绪,可一脸平静的神情在众人中特别突兀,小指的颤抖同样暴露了她的心境。

“帮她收拾一下,然后来医务室,好吗?”沈巍开口,目光柔和,可语气却不容拒绝,“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里。”

沈巍抱着人离开了,方思雨愣了一阵,然后如同提线木偶般收拾起东西,过程中不小心碰掉了自己的笔记本,扣在地面上的那一面写满了“救我”,她面无表情地把本子合上,装进包里。


方思雨是龙城大学的大二学生。她成绩中上,相貌平平,一双隐藏在黑框眼镜下眸子也说不上多有神。因为是外地人,所以平时她就住在学校宿舍,逢年过节才和同城的姑娘一起回家。同寝的姑娘都觉得她挺平易近人,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会主动提出帮忙,可也没见过她主动向她们寻求帮助。大家虽然彼此亲近,却总是有那么点距离跨不过去。

不过方思雨有个很好的朋友,就是她的同乡黎俪。听说两个姑娘的母亲是手帕交,两个姑娘也是从小一起长大,最后还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如果说把方思雨丢在人群中,一眼望不到,那么黎俪就是众人目光的焦点。她成绩虽然并不是顶尖之流,但也紧随其后。而且,这姑娘不光长相甜美,口才和人际交往能力更是一等一,还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刚刚入校就成功当选学生会干事,在学校风云人物中也是佼佼者。

虽然黎俪的校园生活风风火火,但她总能抽出时间来看看方思雨,还拉着她参加过干事聚会。方思雨和她去过几次,后来找理由推脱,说作业任务重,没时间。黎俪其实也明白她的心思,就没再强求,但每隔几天总是来和她聊聊,虽然多半是黎俪讲,方思雨在一旁静静地听。

沈巍把阮诗沁安顿好后,就看到方思雨站在医务室外面的走廊上。昏暗灯影下,小姑娘腰杆挺得笔直,愣生生有一种宁折不弯的意味。沈巍叫了她一声,她回头硬挤出了个微笑。

“沈老师,她还好吗?”方思雨声音不大,带着丝丝凉意。

“说是惊吓过度,校医让她在这儿休息一晚再回去。”沈巍接过她递来的手袋,开口问,“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评论(3)

热度(43)

© 明月回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