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安利的小火柴。
文笔渣=文盲。
如今欧美国产通吃。

【镇魂】【巍澜】长情 第二章(2)

原著向 特调处搬到大学路9号之后的各种日常 基本是小甜饼 随机掉落特调处日常。有主线 争取中篇完结。
文笔渣,OOC预警。

前文第一章:(1)(2)

第二章:(1)

第二章(2)

方思雨看着沈巍,很想开口说出实情。可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万一那东西看上了沈老师,而自己又控制不住,可怎么办?她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给别人添麻烦。黎俪曾经骂过她只知道对别人好,是一朵标准的白莲花,可遇到难事又只知道自己扛,从来都不肯向他人寻求帮助。她只是回一句“我还有你呢”便堵得黎俪瞬间就哑了炮。

不过她们上大学后,关系确实不如以前了。追逐黎俪脚步的自己,还是留在了原地。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她突然蹭过来,我问了一句,她就昏过去了。吓我一跳。”方思雨说出了准备好的说辞。

“可她说你看起来有点不对劲。”沈巍一停顿,目光如炬,“她说你像个厉鬼。”

方思雨噗哧笑出声:什么?虽然我经常熬夜,但正常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吧。”

“那你……怎么不进去看看她?”沈巍注视着她,注视着她身上常人看不见的东西。雾状的黑色物质缠绕着她的全身,只剩下一颗头颅若隐若现。

那是来自大不敬之地的混沌之气,早就消散于大封落成之时。

只有沈巍身上还有。


因为沈巍晚上有课,无事可做的赵云澜并不着急回家。林静那假和尚本来就在外市出差,老楚是因为有外勤,所以提前走了。而祝红和大庆由于他们无组织无纪律的言论,被他找了个理由,强扣到下班才被放行。郭长城自从和他在厕所里聊完,就一直坐在座位上深思,时不时脸上泛红。

“小郭,下班了。”赵云澜早就把刚刚萌生的那点负罪感遗忘在脑后,“想好了吗?”

“嗯,赵处,想好了。我这个周末就去办好。”

“别怕,老楚这个人心口不一,只要你把东西送到了,他肯定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谢谢赵处。你真的帮了个大忙。每次都得麻烦你。”郭长城给赵云澜鞠了一躬,开心地走了。

赵云澜心想:“真是个好孩子啊。真好骗。”

等到汪徵和桑赞小两口手拉手,甜甜蜜蜜地起来上班,他就和门口老李打了个招呼,打算溜达到龙城大学接沈巍回家。

他之所以会软磨硬泡地拉着沈巍“不成体统”,是因为他感觉到沈巍最近有了变化。明明是两人翻江倒海之际,沈巍这段时间却总是忍着不肯出声,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简直要化了他的魂。那目光硬生生把主人的万年相思化作一把利刃,捅在昆仑君的心口。

那双眼中仿佛有一道迷障,困得自己沉迷不悟。明明予取予求的是自己,却总觉得给他的还不够。山川日月,沧海桑田,他昆仑的这几斤真心与天地同生,与日月共寂,可清清楚楚地只在上面写了一个名字。

他突然想以昆仑的模样见他。

只见赵云澜穿墙而过,变化出一袭青衣,正是他与小鬼王邓林初见那一身。他心想:这身今晚肯定能行事。不逼得他唤上我几声,我就不是大荒山圣。

沈巍在讲堂中并没有感受到方思雨身上的混沌之气,不知道是她隐藏得太好还是另有什么隐情。他右手轻扣,化出斩魂刀,可面前的方思雨却好像完全没看到。她抬眼看向沈巍,双瞳微闪。

“我……我……”方思雨双眸褪色,一缕血红溢上眼底。她身上的黑气瞬间将她包围。她面前又出现了万千鬼影,呼啸而至,她喘不过气来,那些阴暗恶毒的鬼哭如同万马奔腾,冲进她胸口。她好像听到自己在哭,但又好像不是。她知道自己撑不住了,“对不起……”


沈巍见她如此,立即一挥右手,收起斩魂刀。方思雨身上的混沌之气即刻平息下来,她也昏了过去。沈巍伸手扶住了她的腰,她身上的混沌之气接触到沈巍,像是受了惊吓全数躲进了她的体内。

他伸手按住她的额头,想试着将她体内的混沌之气抽出来。可没等他抽出多少,他就发现这股混沌和她的生气连在了一起。要是强行抽出来,恐怕这小姑娘就得被送到地府了。而此时,昆仑君也寻着沈巍的气息,来到了他面前,正好看见他的小鬼王抱着个小姑娘。

他本来嬉皮笑脸想逗逗有小姑娘“投怀送抱”的沈大教授,再装作委委屈屈打翻了醋坛子,为今晚的计划锦上添花。不过当他感应到小姑娘身上的气息后,立刻开口:“带她回特调处。”



评论(2)

热度(46)

© 明月回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