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安利的小火柴。
文笔渣=文盲。
如今欧美国产通吃。

【DW】【12C&11C】Christmas Eve 圣诞前夜

CP:12C&11C

简介:传闻Matt会回归DW的假新闻下产生的一个脑洞。

他们拥有彼此。

============================================

Clara Oswald想在返回Gallifrey前再过一次圣诞。

每个圣诞都可能是最后一个,那个人这样告诉过她。

于是她将Tardis的日期设为12月24日,而具体的年份交给Tardis来为自己决定。

她靠在一尘不染的吧台前,望着咖啡馆橱窗外飘荡的大雪。


两个不死之人之间或许不应该用相依为命来形容,但她和Ashildr只有彼此。她们巧妙地避开了博士的时间线,在浩瀚的宇宙中漫游。而当一个人只有一瞬心跳时,往往会失去对时间的概念。Clara不记得自踏上这部Tardis起,自己“奔跑”了多久,但终于有一天,她觉得是时候停下来了。

即使在Clara告诉Ashildr自己的决定时,那个曾经笑对万物终结的女子,依然保持着她不变的微笑。

“你把我送到就近的地方吧。如果我和你回Gallifrey,他们不会放过我的。”Ashildr伸出双臂,抱了抱Clara,“Clara Oswald,我不会忘记你的。”

“Lady Me,我也不会。”Clara回抱住她。

Clara将她送回地球,一个故事从哪里开始或许就该在哪里结束。直到Ashildr的背影消失在伦敦隐藏的街道中的最后一秒,Ashildr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Lady Me不会落泪——至少不会让人看到。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吧台后的咖啡机飘出浓郁的香气,Clara踮起脚尖从橱柜上拿下私藏的姜饼小人。没了Ashildr总是带着点讥讽的口吻的咖啡馆,静得出奇。

Clara有些孤单。

她无法踏出这个咖啡馆,没有时间领主技术的空间将无法保持她的心跳。而漫长的时光中,她总是聆听误打误撞走进咖啡馆的生灵讲述自己的故事,替他们解决困扰,而Ashildr就是她的影子,在必要的时候替她在Tardis之外施以援手。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有一日,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问了高谈论阔的客人一句“Doctor Who?”,惊慌失措的她冲回Tardis,狼狈地跑进自己的房间,抽出书架中的那本日记,一边读一边落泪。

Ashildr告诉她:“这只是遗忘的第一步,最先消逝的是你对他的感觉,然后是每件事的细节,最后回忆会变成一个故事——仿若生灵化白骨。你战胜不了时间,如果你继续抗争,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时间并没有治愈她的心跳,还迫使她遗忘。

可她恐惧忘了那个人,那个用45亿年换回自己的人。

她怕回忆变成故事,怕在Gallifrey那晚自己告诉他的话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宁可死都不要忘记他。

她明白这是时间在说:是时候迎接自己的结局了。

为什么在生命的最后,还想过一个圣诞节?

大概是因为最后的圣诞夜,自己实现了不可说的心愿。

Clara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把唱片机打开,听着圣诞颂歌,想起自己和博士的最后一个圣诞,当她吻他脸颊时,他错愕的表情。

突然之间,咖啡厅的大门被推开,风雪灌进咖啡厅,一个人影立在门前,Clara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当他摘下兜帽,露出面容时,Clara愣住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那个站在Clara家门口的等待她的博士——那个她曾经即使碎成千千万万片也不惜拯救的博士。

错误的时间见到了错误的人。

“小姐,你没事吧?”同样的语气,同样的动作,同样顽皮的大男孩。

“啊,我没事,谢谢你。还有,圣诞快乐。”Clara微笑着,暗自思考Tardis为什么把自己带到他面前。

“啊,圣诞快乐。”他拍了一下手掌,“请问我可以喝杯热咖啡么?”

“当然。”Clara把咖啡壶拿过来,倒咖啡的双手有些颤抖,“请用。”

“谢谢!寒冷的冬夜喝杯咖啡最好了!”博士不管不顾地喝了一大口,“啊!好烫!”

“总是这样...”Clara小声嘟囔。

“总是?小姐你认识我?”

“你让我想到了一位老朋友。”

“我可以是你的新朋友!”博士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个圣诞彩炮,递到了Clara面前,“圣诞节怎么能少了这个!要玩么?”

Clara扯住了另一端。啪的一声,彩炮爆了。

“圣诞节就该是庆祝的日子,”博士看Clara没出声,继续道,“小姐你不开心么?”

“并没有,我很开心。但是,我们店马上就打烊了,先生。我要回家了。”即使她无比开心,但她不敢冒着打乱他时间线的风险继续和他交谈。

“可是,你又能去哪里呢?”博士一脸不解地看着她,“Clara。你要去哪里呢?”

Clara手中的咖啡壶掉到了地上,甚至溅上了她的裙角。

“你叫我什么?”

“Clara。Clara Oswald。”博士整了整自己的领结,“我是第十三个。”

“怎么可能?”

“可能他觉得自己有点老,就选了一张你最喜欢的脸。”

“胡说。”Clara怀疑眼前的博士并非真身,她稍微往后退了一步。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不是他。”博士拉起石化在原地的Clara的右手,虔诚地吻了上去,“我很抱歉,但是他.....已经不在了。”

Clara想用力挣脱出来,却被他紧紧地攥住,只有两下的心跳竟然会加速,“我不相信你,你到底是谁?——你肯定是个Zygon!你有什么目的?!你们把他怎样了?!”

他拉起Clara的手放在胸口。清晰的两个心跳。然后他低下头看着她,轻声说:“你还记得那晚你对他说过的话吗?因为重生,反而是我得到了那份记忆。”

然后,他贴在她耳边说出了三个字,而这三个字如同魔咒般点亮Clara的世界。

Clara抬头与博士对视,满怀期待地想从那双包含宇宙万物的眼眸中找到些什么,但博士只是面带微笑,静静地凝视她。

她的心一点一点地下沉,然后她笑了。“剩下的只有愧疚了,对吧?再也没有'My Clara'了。”

“Clara Oswald,我有照看你的责任——这一点永远不会变。”第十三任博士拥抱住她,“你永远都是我的不可能女孩。”

但你的前任从来不会主动拥抱。

“你今天踏入这里,一定不是巧合。你来自于未来?”她似乎明白了Tardis的用意。

“聪明的姑娘。一直都是。或许比以前更聪明了。见到你真好,Clara。”

博士欲言又止,Clara用手指按在了博士的嘴唇上阻止他泄露未来,“不要告诉我,让我自己发现。我很坚强。不过,你就是我最后的圣诞礼物么?”

“应该是的,不过感觉你并不是很喜欢。”

“我一直都更喜欢大叔,但你从来没发现。”Clara扮了个鬼脸,两人笑了起来,就像他们刚刚一起旅行的时候,“等下的圣诞晚餐,你一下都不能碰。”

“哎,我厨艺很好的!”

“想都不要想。”


Clara很开心。

她的故事马上就要终章,可她按自己想要的方式在宇宙中游历过,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

她知道会有人记得她,那些她帮助过的,那些她惩戒过的。那个她爱过的还爱着她的灰发博士。

十二重生为十三,而她也可以了无牵挂地直面渡鸦,不需要担心他会因为再次想起自己而悲伤不已。

看来她的故事是一个完满结局。

她与博士度过一个幸福的圣诞夜,完美地如她所想。

圣诞节的清晨,第十三任博士躺在伦敦的街头的长椅上,一个小男孩伸手摇醒了他。

“我不喜欢说再见。你也一样。”穿着短裤的男孩重复着Clara交代的话,然后伸手塞给博士一把钥匙——Tardis的钥匙。

博士将钥匙握在手里,又闭上了双眼。

他知道她会走回那条阴暗的小巷,选择迎接迟来的死亡,丝毫不知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但他没有告诉她,她的这个选择会成为Gallifrey高庭欺骗博士回归的筹码,也没有告诉她,她被隐藏的死讯会将他的前任引回囚笼,被迫重生。

重生后的他才想起Clara的样子,才能再次找到她。

这是一个悖论,他若在此处阻止Clara,那么他就根本不曾存在,那又有谁来提醒她?

他希望给Clara一个没那么悲伤的结局。

“Clara....Clara...我的Clara....我的不可能女孩。”博士在强烈的阳光下轻声哼起了那段旋律。


评论(4)

热度(20)

© 明月回廊|Powered by LOFTER